[综合杂谈] 兵心网源于战友马建政原创随笔:挂牌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6 天前
  • 签到天数: 81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分享到:
    发表于 2019-4-9 07: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6bca088f7344eabacdfda0177611323.jpeg
    兵心网图片源于网络

                  挂牌记

             清明节前的一天,我去辖区居委会领回了两个“光荣之家”的牌子。我和爱人尹玲都在1970年底到山东省临沂军分区当兵,牌子是政府发给每位退役军人家庭的。
             “光荣之家”牌子呈长28厘米、宽13.5厘米的横长方形,重量达350克,制作的非常漂亮。钛金的质地,正面金黄色的烤漆底,“光荣之家”4个鲜红的魏碑字醒目的居中,下方暗影图案是万里长城,四周为红色花边镶嵌,右下方的黑色宋体落款字是:山东省人民政府,退役军人事务部监制。整个牌子端庄大气,论经济成本,政府肯定花了不少钱。
             1958年,我大姐初中毕业考入济南军区卫生学校,入校同时入伍,我家就成了军属家庭。
             那年春节前夕,政府敲锣打鼓到我们家,他们在我家大门外门楣上方的砖墙缝里打上两个钉子,挂上了红底黄字“军属光荣”的油漆木牌子,还在门框上贴上了过年的对联。我们那个大院是省电力系统的宿舍,住着11户,邻居们都说沾了军人的喜庆,过个平安年了。那时计划经济,粮食、副食等是凭证供应,我家的购粮本和购物本的封面上,都分别盖着一个“优先”的长方形印章。拿着这种本子购粮购物不用排队,大家也会主动让出道来让我到前面先买。我知道,人们不是冲我,而是看见了那个“优先”的印章。
             党的十八大,把富国强军作为党的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军事重器的上天下水,让昔日被人欺侮的祖国和人民扬眉吐气。军人是最神圣的职业,又一次受到全社会的尊崇。退役军人事务部,在2018年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应运而生,为每一位曾经为祖国和人民贡献过青春的退役军人家庭挂光荣牌,是这个部成立后做的第一件看得见摸得着的工作。
             走在领牌的路上,我想着60年前人们敲锣打鼓到我家挂牌贴对联的场面;我想像着居委会工作人员对我这个老退役军人高接远迎的温馨时刻;想着想着我有点热血沸腾了,都感觉浑身发热了。我高高兴兴的推开居委会的高台大门后,立即说明自己是退役军人,是来领光荣牌的。
             没想到尴尬的一幕开始了:屋里有两个人,听到我说话却谁也没抬头。其中一个20多岁的小姑娘(我就叫她“小政府”吧,在我眼里,这里每个人都是可以代表政府的),眼睛盯着电脑问:叫什么名?我回答了我和尹玲的名字。
             “马建政163号,尹玲162号,签上名字。”“小政府”说完,起身到一个纸箱里拿出两个牌子和两套螺丝放在柜台上,又坐到电脑旁“低头工作”去了。
             我签完字,准备拿起牌牌和螺丝,由于没有能提的袋子,我只好将两个牌子拿在一只手里,用另一只手把两包螺丝塞进了上衣的口袋。走了两步,我想起了已经80岁左右的战友们,禁不住问了一句:“我1970年底当兵,今年快70岁了。还有快80岁的老兵,也是让他们到这里来领吗?”这一问,“小政府”终于抬起头,第一次正眼看着我,面色凝重的说:“我不知道我们这里有没有80岁的,不来领,难道让我们给他送家里吗?”我还想再问什么,听了这话,我还敢再问什么呢?这时,办公室另一位女同志(40多岁,就叫她“大政府”吧)接过话说:“老同志,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您说。”
             我已经没有心情听她再说什么了,回家路上,突然感觉身上好冷,又一阵清醒袭来:原来政府和社会并没有真正认为退役军人有多光荣,是我们自己感觉自己光荣罢了!
             抚摸着面前“光荣之家”的牌子,思绪仍停留在想像的挂牌瞬间。忽然,我认真的想,牌子怎么才能挂上去呢?
             看来政府已经想到了,现在都是预制的钢筋水泥墙,钢钉是不能轻易打进去的,只有打孔才能装上,所以配了自攻丝螺丝和塑料涨塞。
             用不大不小的冲击电钻,装上与自攻丝螺丝匹配的冲击钻头,引一根较长的电源插排到门外,按照牌子4个孔的位置,打孔,打进涨塞,用自攻丝把牌子固定在墙上。这就是挂牌的全部程序。
             可是问题来了,有几个家庭拥有冲击电钻?如没有到哪里买?到哪里能买到与自攻丝匹配的冲击钻头?有没有够长的电源插排扯到门外?还有,如不够高,踩一个什么样的凳子操作才安全。能不能上去?上去能不能操作?操作完能不能下的来?这些老年人必须考虑的问题政府考虑了吗?当然,有的老人会干脆放弃由自己挂牌,他(她)想等外地的孩子回家探亲时再挂;他(她)想花钱请某某公司来挂,但是,他(她)就是没有想到麻烦政府来挂,因为,他们一生都没有麻烦过政府。
              想到这里我泄气了,完全没有了挂牌冲动带来的兴奋。的确,我们需要反思,当年穿上军装,就是肩负保家卫国的使命、贡献青春尽义务的,心中只有责任,哪有荣誉?怎么今天却要索取一个牌牌会带来的荣誉呢?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了许多口号,“以人民为中心”、“人民的需要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多么温暖人心。但是党也深知,这些要成为政府工作人员的自觉行动还需要时间。国务院不是经常告诫和警告那些不作为、假作为、滥作为的政府工作人员吗?
             我把“光荣之家”的牌子放进箱子里,但我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退役军人事务部一定会告诉“小政府”:有一个职业的人群,他们必须把一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祖国和人民,并且随时为他们牺牲一切乃至生命。这个信念将伴随他们一生,这就是军人!因为曾经是一名军人,所以,当他们脱下军装时依然恪守着这个信念:当那一天来临,召必回!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相信,退役军人一定会享有全社会赋予的崇高的荣誉的。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小政府”会成为“大政府”的,“大政府”那温馨的话语会永远萦绕在我们耳畔的,“光荣之家”的牌子一定会挂在人民大众的心头上!

    (马建政2019.4.7)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