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系列原创之五:陕西印记!

发布者: 渝夫 | 发布时间: 2020-2-14 07:50| 查看数: 71| 评论数: 9|帖子模式

陕西印记之01:尘埃里都写满历史


 对我而言,陕西实在是个难忘的地方,她像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女郎,久久盘旋在脑海,怎么也游不到能让我彻底相忘的记忆彼岸。

  有多难忘?这么说吧,我只花了30多天去接近和感受她,至今却用了3300多天去回味与追忆,并且不止一次地冒出故地重游、继续深入接触她、感受她无尽魅力的念头。

  我知道,陕西真正吸引我的,其实并不是她的大山大河,而是她厚重的历史人文积淀。




  在这里,每一名炎黄子孙都能找到自己的文化之根,进而打心眼里为源源流长的中华文明而无比自豪。

  实际上,2004年4月以前,除了从贾平凹的《废都》、陈忠实的《白鹿原》、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了解的细枝末节,我对陕西并没有其它太多的印象。

  当然,除了文学作品,我还通过曾经火爆一时的“西北风”流行歌曲,知道陕西有高亢铿锵的信天游,有风沙飞扬的黄土高坡,有低矮的草房和苦涩的井水。或许可以说,在我最初的印象里,陕西无疑是沧桑而贫瘠的。




  包括一度成为保健时尚的505神功元气袋,也没有改变我对陕西的最初印象。

  那时,我所知道的陕西,似乎仅仅局限于上述种种。如果非要再作拓展,也就剩下对西安这个十三朝古都的一知半解。

  9年前的那个晚上,当我从长春坐上开往西安的火车时,怎么也没想到接下来的三十多天里会让我那么着迷,更没想到陕西会留给我那么深刻的印象。




  9年前的那个中午,经过三十多个小时漫长的旅程,当我和同伴从大东北抵达大西北,当零距离感受到素有中国四大火炉之称的西安的滚滚热浪,当我们狼狈不堪地脱掉一层又一层衣裤,热烈而不失厚重的陕西就这样融入我的人生记忆。

  9年前的那个夏天,我们陕西之行的目的并非旅游,而是到西安一院校参加为期40天的培训。碰巧同行的几位都热衷于旅游,我便有了周末或节假日与他人结伴到西安附近走走看看的机会。

  到了陕西,深入接触了陕西,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孤陋寡闻,才知道自己对陕西的了解是多么肤浅。




  到了陕西才知道,这里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蓝田猿人,仰韶文化,半坡遗址,炎黄二帝的诞生地及陵寝所在地……一切关于我们这个民族的根与魂,在陕西都能找到最初的起源和影子。

  到了陕西才知道,中华文字文明的始祖仓颉在这里发明文字,周文王在这里制定礼乐制度,周武王在这里分封天下,秦始皇在这里统一中国,汉唐盛世的灿烂辉煌出现这里。西周,西汉、隋、唐等中国历史上值得骄傲的时期,无一例外都以陕西为中心。

  至于国人耳熟能详的兵马俑、鸿门宴等人文景观或重大历史事件,均以陕西大地为舞台,深深影响着中国的文明进程。




  即便到了近代,陕西依然是中国历史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

  震惊中外、改变中国当代史走向的西安事变发生在这里,革命摇篮、红色之都延安在这里,中国大地原点、经纬度起算点和基准点在这里。

  陕西就是这般神奇,从古至今,她都曾经或正在深刻影响着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曾经或正在滋润着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




  9年前,在陕西的那三十多个日日夜夜里,在历史与实现的来回穿越中,在尘埃里都写满历史的空气里,我感受到的不只是厚重的历史,还有对现实、对未来的无限遐想。

  在那之后,我不曾再去过陕西,但却一直忘不了那片神奇的土地。

  于是便有了这篇文字,有了接下来的若干篇杂记。

  天高云淡2013年6月5日06:57于沈水之阳

最新评论

渝夫 发表于 5 天前
陕西印记之02:大小雁塔的前世今生


  说到西安,就不得不说起它的标志性建筑——大雁塔。

  唐代名僧玄奘为珍藏佛家经书而修建的大雁塔距今已有1338年的历史,是古城西安的象征,西安市徽中央所绘制的便是这座着名古塔。

  从这个意义上讲,没去过大雁塔,就不算去过西安。即使没这么严重,至少也少了相当过硬的吹牛资本。




  还好,我有这个吹牛的本钱,因为毕竟去过大雁塔。

  2004年的夏天,火炉西安的炎热名不虚传。我们去大雁塔那个周末,尤其热得过火,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即便静坐不动,也会满头大汗,如蒸桑拿。

  美景当前,酷暑自然算不了什么,何况大雁塔还是由唐僧主持修建。深受《西游记》影响的我们,肯定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说实在的,亲眼看到塔身七层、通高64.5米的大雁塔,多少有点失望。

  当然,失望的自然不是大雁塔本身,而是这里过于明显的旅游开发痕迹和过于浓厚的商业氛围。

  大雁塔不是一个孤立的佛塔,而是坐落在大慈恩寺内。原来也不叫大雁塔,而是称慈恩寺西院浮屠。在佛教用语里,浮屠即塔的意思。




  关于大雁塔名称的由来,说法多多,有的来自佛教传说,有的则与玄奘取经途中的经历相联系,反正都说得有鼻有眼又无边无际,不说也罢。

  而我所看到的大雁塔,与佛教似乎没有太多而直接的联系。曾经的佛门圣地,已然成为一个活跃的商业场所或炫耀政绩的秀场。

  抵达大慈恩寺,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大雁塔,而是大雁塔南广场。




  显然,这个广场与佛教没有多大关系,而是充斥着各种风格的餐厅,包括肯德基快餐店也跻身其中。

  对大雁塔南广场对应的,还有一个占地面积多达252亩的大雁塔北广场。

  这个北广场同样与佛教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借大雁塔之名,建起了号称亚洲最大的喷泉广场、最大的水景广场、最大的雕塑广场,还号称拥有全世界最豪华的绿化无接触式卫生间。




  这还没算完,这个广场还号称拥有保持最清洁、世界上坐凳最多、世界最长的光带、世界首家直引水、规模最大的音响组合等多项纪录。

  在这里,游客可以看到或感受到众多的“世界之最”或“亚洲之最”,却似乎无法感受到大雁塔本身所具备的历史、宗教和人文情怀。

  个人理解,像大雁塔这样的佛门圣地,应该安安静静,应该远离喧嚣强加给它太多外在的东西,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大雁塔附近的旅游开发,至少在我看来,这多少有些舍本逐末,有些本末倒置,有些南辕北辙。

  而同样的现象,在陕西,在全国,在国内众多着名的自然或人文景区里,类似问题相当普遍,实在让人难以释怀。

  当然也有个案。比如,在西安,还有一个叫小雁塔的景区,就相对安静了许多。

  小雁塔坐落在西安荐福寺内,与大雁塔东西相向,是唐代古都长安保留至今的两处重要标志。因为规模小于大雁塔,并且修建时间偏晚一些,故而称作小雁塔。




  巧合的是,小雁塔也与名僧和经书有关。

  高宗咸亨二年(671年),唐代名僧义净从由洛阳出发,经广州取海道到达印度,经历三十余个国家,历时25年回国,带回梵文经书400多部,后在荐福寺翻译佛经56部,撰着《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一书,对研究中印文化交流史具有很高的价值。

  2004年夏天,在去大雁塔一周之后,我们相约去小雁塔游玩。

    与大雁塔景区热闹喧嚣相比,小雁塔安静了许多。步入寺内,几乎没什么游人。

  在参天古树的映衬下,小雁塔静静矗立在那里,晨钟暮鼓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这,才是佛门圣地应有的境界。

  天高云淡2013年6月27日07:19于沈水之阳
渝夫 发表于 5 天前
陕西印记之03:吃在西安



  有人调侃,当下有两类电视节目最火:一类是美食节目,劝人多吃;另一类是健身节目,劝人少吃。

  我是个吃货,自然对美食节目更感兴趣一些。每每看《舌尖上的中国》,总看得我口舌生津,用我们老家的话讲:喉咙里伸出了爪爪。

  对于品尝过的美食,我总是记忆深刻。




  这也可能是人类的共性,有意有意地遗忘那些烦心闹心伤心之事,能不提起就不提起;有意无意地把美食美景美女美男等美好的物牢记在心底,时不时地回味追忆。

  比如,对9年前自己在西安品尝过的那些西北风味小吃,至今还历历在目,诱人的香气也始终地脑海里萦绕,真有种挥之不去的奇妙感觉。

  作为全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西安几乎汇集了陕西甚至整个西北地区的所有特色美食。




  岐山臊子面、秦镇凉皮、羊肉泡馍、老童家腊羊肉、肉夹馍、锅盔、葫芦头、肉丸胡辣汤……

  如果多点耐心,这个美食清单还可以继续罗列下去。

  2004年夏天,在陕西的那三十多天里,不敢说尝遍了陕西的所有美食,但只要市面上能见到的,几乎都有过一饱口福的幸福时刻。


  尤其是在西安,无论是富丽堂皇的大酒店,还是毫不起眼的小饭店,包括街头巷尾的小吃铺,都曾留下过我们这帮吃货的身影。

  印象最深刻的,是钟鼓楼小吃一条街。在这里,各种西北特色美食应有尽有,总是让外地游客撑得不行,大呼过瘾。

  我们去钟鼓楼小吃一条街的那天晚上,天气不是很热,还有丝丝凉风,外地游客也特别多,你来我往,讲价还价,好不热闹。




  等到逛累了,看够了,尝遍了,有同伴提出找个地方坐一坐,喝几杯凉啤酒消消暑。

  于是,我们找了一家烧烤店,在二楼大厅订了一个圆桌。

  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有着浓重关中口音的年轻女服务员,中等个子,不胖不瘦,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我们七嘴八舌地点菜点酒,但这女服务员只是嘴里应着,并不拿笔往纸上记。有同伴忍不住问了:你怎么不记啊?我们点什么,你能记住吗?




  这个妹妹倔强而刚烈,并且很不耐烦:怎么记不住?我能记住!

  等到上菜上酒,我们才发现这个服务员什么也没记住,丢三落四,少这少那,气得一位东北同伴大发雷霆,要找老板投诉。

  由此,我们得出一个基本结论:西安的餐饮业很发达,但服务水平却不敢恭维。

  为了验证这个结论,我们还曾专门去了一家很上档次的饭店吃羊肉泡馍,结果那里的服务员还是一副爱来不来、爱吃不吃、爱理不理的模样。




  始终没搞明白其中的缘由:是西安游客太多服务员见多不怪?还是陕西妹子生性刚烈不愿放下身段为客人服务?不得而知。

  扯远了,还是说说对陕西美食的整体感受吧。

  概括起来两句话:一是粗而不狂,最大限度地保持了食物的本来面目;二是原汁原味,很容易让人想起故乡和泥土的味道。

  天高云淡2013年6月28日07:19于沈水之阳
渝夫 发表于 5 天前
陕西印记之04:被绑架的法门寺


  今年6月中旬,网上一条消息引起我的注意:陕西省相关会议决定,法门寺景区交宝鸡市政府运营,曲江退出。

  看到这条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法门寺怎么了?“曲江”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对于曾经去过的法门寺,我是有印象的。虽然有些模糊,但有几个场景,却始终若隐若现,难以忘怀。

  法门寺位于宝鸡市扶风县法门镇。这个地名,应该是因寺而来吧?




  法门寺始建于北魏时期,距今已有2600多年,可以说是历史悠久。周魏以前叫阿育王寺,隋改称成实道场,唐初改名法门寺,被誉为皇家寺庙。

  因为保存和安置释迦牟尼佛指骨舍利,法门寺成为很威望的佛教圣地。尤其是在唐代,法门寺极盛一时,曾有八位皇帝先后开启法门寺地宫,恭迎舍利到皇宫供养。

  明清之后,法门寺逐渐衰落。直到1987年4月3日,法门寺唐代地宫被意外发现,释迦牟尼真身指骨舍利和两千多件大唐国宝重器重现人世。

  从此,法门寺再次进入世人视野,旅游开发也随之而来。




  2004年夏日某天,我们一行人从西安出发,驱车前往120公里之外的法门寺。

  那时的法门寺已经名声在外了,游人众多,香火很盛,甚是热闹。

  当时法门寺给我的印象还不错,很有佛门圣地的模样。尤其是寺中的僧侣,一个个中规中矩,不多言不多语,一副虔诚修行的模样。

  这与我之前或之后到过的一些寺院道观不同,修行之处变成了巨大的名利场,一切只为了门票或香火钱。在骊山的一个道观里,我曾亲眼目睹变相胁迫游客、痛宰游人的现象。




  在2004年的法门寺,我没看到类似景象。

  那次法门寺之行,不曾看到真正的释迦牟尼真身指骨舍利,却看到了不少大唐时期的珍宝。尤其是那根纯金打造的禅杖,让我想到了《西游记》,想到了唐僧,想到了宗教对世俗的重大影响。

  可能是一走而过的缘故吧,那次法门寺之行,印象算不上深刻。有段时间,甚至只记得指骨舍利和那根金灿灿的禅杖,甚至连寺名也没记牢,总需要冥思苦想或等别人提及。

  之后数年,我几乎淡忘了法门寺。要不是网上出现宝鸡市政府接管法门寺的消息,我真不知道2004年之后的法门寺发生过那么多事情。




  看到那条消息之后,到网上一搜索,才知道如今的法门寺已不是当年我所看到的法门寺,负债累累,纠纷不断,俨然成为一个饱受诟病的巨大包袱。

  这一切,与“曲江”密切相关。

  何谓曲法?负责开发法门寺景区的一个投资机构,与西安市曲江新区管委会及旗下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正是这个又称“曲江系”的投资方,建起了“中国十大最丑建筑”之一的法门寺舍利塔及相关设施,后因经营不善,最终留下了30余亿元的巨额债务。




  2006年10月,在陕西省西安市曲江新区最终获得“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金字招牌之前不到一年之际,陕西省政府第86次会议决定启动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并决定将其打造为“世界佛都”、继兵马俑之后的“陕西第二个文化符号”。

  而法门寺文化景区的主要操盘者,即为成功打造出文化产业“曲江模式”的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及其旗下公司。

  事实证明,离开了西安这个大本营,“曲江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政府搭台,文化唱戏”的路子也并非路路通畅。

  更需要反思的,是越来越离谱的文化旅游开发。

  据说,“曲法系”开发法门寺旅游资源期间,只顾借佛家之名捞取利益,与寺院、与当地政府和民众的关系一直没有理顺,本该成为重要角色的法门寺却被排斥在外,属于寺院的那份门票收入大量下滑,造成僧侣大批流失。


  显然,在这场利益博弈中,原本是主体的法门寺被绑架或架空了,不仅失去了佛门圣地的清静,也失去了佛家应有的威严或是尊严。

  佛家不打逛语,凡夫多说无益,只愿法门寺的未来一切安好。

  天高云淡2013年7月4日07:08于沈水之阳
渝夫 发表于 5 天前
陕西印记之05:华清池畔几多愁


  2004年初夏某日,当我们从西安启程去临潼华清池景区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响起关于杨贵妃的千古绝唱《长恨歌》:“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这就是文学佳作的巨大魅力。即使时光流逝了上千年,诗王白居易依然以他的传世之作滋润和慰藉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心灵。

  正是在《长恨歌》的影响下,未到华清池之前,我一直以为这里只与唐玄宗和杨贵妇有关。

  到了华清池,看了相关介绍,才知道这个以温泉汤池着称的地方早在唐朝以前就已名声在外,周、秦、汉、隋和历代统治者,都视这块风水宝地为游宴享乐的行官别苑,至今已有6000年温泉利用史和3000年的皇家园林建筑史。




  当然也不可否认,来华清池的绝大多数游人,都是冲着杨贵妇来的,都想亲眼看看当年贵妇沐浴的地方,更想实地体验一下皇家浴池的恢宏气势。

  可能是年代过于久远吧,无论是当年唐玄宗专用的“莲花汤”,还是杨贵妇专用的“海棠汤”,都看不到皇家的威严和气派,其装饰水平、精美程度,甚至比不上当今城里的中档浴池。

  这么讲可能有些浅薄或无知,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感觉就是这么个感觉,无法更改,也难以重来。




  显然是因为杨贵妇的缘故,我们去华清池那天,前往“海棠汤”的游人很多。

  在这个形似海棠、早已干涸、又名“贵妇池”的地方,游人们指指点点,说说笑笑,羡慕着唐朝以胖为美的风尚,感叹着如今如火如荼的减肥浪潮。

  尤其是那些成年女游客,无论老少,似乎都对唐玄宗和杨贵妇的爱情故事很感兴趣,争着在贵妇像前留影,忙着去“海棠汤”观景,忙得不亦乐乎。




  而男游客们也没闲着。他们更在意的,或许是皇帝妻妾成群的艳福,或许是贵妇丰盈诱人的身段,尽管都是些不切实际的妄想,却也兴趣盎然。

  男女游客这种较为普遍的心理,被华清池景区开发和管理者大加利用。无论是形态逼真的杨贵妃汉白玉雕像,还是唐玄宗和杨贵妃的寝殿飞霜殿,包括2007年4月推出的大型实景历史舞剧《长恨歌》,无一例外都在围绕唐玄宗和杨贵妇的爱情故事大做文章。

  2004年初夏的华清池,还没有大型实景历史舞剧《长恨歌》,当年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杨贵妃汉白玉雕像。




  依我看,这个旨在刻画杨贵妃浴后“娇无力”的雕像并无多少美感可言,倒是极尽蛊惑人心之能事。那倾斜的身姿,微闭的双眸,挺拔的双乳,裸露的玉腿,还有那欲脱未脱的浴衣,无不彰显着强烈的情色意境。

  哈哈,但愿是我想偏或想多了,更希望我的一面之词不会伤害到这个雕像的创作者。

  实际上,我并没有任何亵渎之意,在杨贵妇汉白玉雕像前,我想的更多的还是这位传奇女子的悲喜人生。




  从三千宠爱集一身到被缢死马嵬驿,这个叫杨玉环的女人虽然享尽人间荣华富贵,但最终也没逃过自古红颜多薄命的宿命。

  难道真是人生苦短、平淡是真?

  天高云淡2013年7月10日07:40于沈水之阳

渝夫 发表于 5 天前
陕西印记之06:临潼——见证重大历史事件的地方


  它不是京城重地,却见证了诸多重大历史事件。

  它并非繁华之地,却拥有众多优质历史人文景观。

  这里是“烽火戏诸候”的周幽王“褒姒一笑失江山”的故事发生地,是项羽大摆鸿门宴的地方,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也发生这里。

  这里不仅有镌刻唐玄宗和杨贵妃恩爱缠绵的华清池,还有气势庞大的秦始皇陵,更有天下闻名的兵马俑。




  这个地方叫临潼,是周秦汉唐的京畿之地,现为西安下辖的一个区,是陕西省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外地游客游临潼,大多奔兵马俑、华清池而去。对于这里曾经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或许很少有人在意吧?

  实际上,我在2004年夏天去临潼的时候,同样是懵懵懂懂,走马观花,一走而过,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象。

  倒是当地随处可见的粗劣玉制品让人难忘。十元一对的玉手镯,五元一只的玉耳环,便宜得让人不敢下手。




  是的,那次临潼之行,除了兵马俑和华清池,我的记忆磁盘里没有储存下别的什么信息。

  包括“西安事变”中张学良、杨虎城抓获蒋介石的兵谏亭,当时也时抱着纯粹看热闹的心态,还和同伴笑侃当年蒋介石的极度狼狈。

  后来,看到一些关于“西安事变”和张学良的资料,对临潼、对兵谏亭、对张学良均有了新的认识。




  作为改变中国近代史走向的重大事件,“西安事变”广为人知,其发生地临潼却被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如果不是亲临现地,想来很多人都凭想当然地认为“西安事变”就发生在西安,而不是离西安数十公里之外的临潼。

  这样的历史误会,过去有,现在仍在继续。

  比如那个位于临潼骊山半山腰的兵谏亭,其实只是当年抓获蒋介石的地方。这座高4米,宽2.5米的石亭,原本由胡宗南发起修建,名曰“正气亭”,有为蒋介石喊冤叫屈、伸张正义之意,1986年12月在纪念“西安事变”50周年前夕,正式被命名为“兵谏亭”。




  同一座亭子,因为不同的政治立场和现实需要被赋予不同的涵义,让人唏嘘不已。

  导游们在介绍兵谏亭时,一般不会提及它的原名原意,只会强调这是蒋介石被抓的地方,是杨虎城、张学良将军进行兵谏的地方。

  事实上,这只是抓获蒋介石的地方而已,真正的兵谏场所,应该是在实施抓捕行动之后,应该是在软禁蒋介石的某一住所。

  “西安事变”被称为中国近代史的重要转折点,当然也是杨张二位将军的人生转折点。杨虎城因此丢掉了性命,张学良被软禁之后流亡异国并客死他乡,不由得让人感叹历史的荒谬与不公。




  2004年夏天的那次临潼之行,我没有去成鸿门宴的发生地临潼新丰镇鸿门堡村,却在2011年由香港导演李仁港执导的电影《鸿门宴》中了却了一桩心愿。

  那是我有史以来观看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首映电影,在零时零分,在正规影院,在黎明、张涵予、刘亦菲、冯绍峰、黄秋生、陈小春等明星精彩演绎中,我仿佛重回临潼这个见证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神秘之地。

  天高云淡2013年7月11日07:33于沈水之阳
渝夫 发表于 5 天前
陕西印记之07:孤独的兵马俑


  “醒来如果有太多痛/就让我一直沉睡在梦中/那些关于我的传说都是言不由衷/忘了你的柔情万种/就让爱转身淹没在黑暗中/那句没有兑现的承诺/被吹落在风中杳无影踪/既然千年之前把我的爱轻易地葬送/千年之后又何必把我的沉默公诸于众…”

  第一次听到凤凰传奇如泣如诉的《兵马俑》,内心被狠狠地被震了一下。

  我既惊叹于词曲作者丰富的想像力,又为凤凰传奇的深情演绎而深深陶醉。在凄美的歌词和旋律中,原本冰凉僵硬的兵马俑被赋予生命和感情,实在是件再奇妙不过的事情。




  伴随着时而激昂、时而哀怨的旋律,那些关于秦始皇陵、关于兵马俑的记忆碎片串联起来,形成一副神奇的画面。

  时间定格在2004年夏天,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我们一行人来到秦始皇陵,探寻属于这片土地的不解之密。

  作为陕西为数不多未被盗窃的皇家陵园,关于秦始皇陵的坊间传说很多,由成龙、金喜善主演的电影《神话》,更是在古今的来回穿越中将那些传说渲染到了极致。




  那天,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兵马俑。对于风水极佳的秦始皇陵,只是作了一番远眺和评论。而对于这座皇陵地宫之下究竟藏有多少宝物,我们实在没有多少兴趣。

  我们要去参观的,是兵马俑博物馆的一号坑陈列馆。

  说是坑,其实有些名不符实。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那些兵马俑,在一号坑上面盖起了硕大的拱形建筑,置身其中,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一号坑内,全部出土或部分出土的兵马俑成百上千,排列整齐,蔚为壮观。

  为了保护文物,工作人员一再提醒游客不要照相,或是关闭闪光灯,但众人似乎集体失聪一样,一边感叹着,一边肆无忌惮地拍照留念。

  可能是氧化或风华的缘故,那些褪色的兵马俑一个个灰暗无光,并不像宣传资料上那般色彩艳丽和表情丰富。




  兵马俑由出土时的色彩鲜美到展出后的暗淡发灰,从一个侧面表明了文物开发与保护的无奈:不开发,有些历史无从知晓;一开发,看得见的历史又会逐渐消亡。

  后来,听了凤凰传奇的《兵马俑》,我相信这首歌的词作者一定对兵马俑的前世今生和未来怀有深深的忧虑。

  比如下面这段歌词,就很好地表明了作者的情绪:“...不知道我该不该醒来/不知道爱还在不在/我那秦砖汉瓦的年代/是否已经一去不再来/青铜的誓言谁还能明白/厚厚的黄土把爱情掩埋...秦时的明月依然升起来/古老的城墙我独自等待/回不到过去也看不清未来.....”




  与络绎不绝的游客比起来,那些静静伫立在博物馆里的兵马俑是孤独的。千百年来,他们的姿势不曾改变,表情不曾更改,站立的位置也不曾移动,所不同的,只是由不见天日的陪葬品变成了供人观瞻的文物。

  非常喜欢这样的解读:“...我是孤独的兵马俑/被岁月埋葬了几千个春夏秋冬/不知道和谁重逢/不知道为谁心动/我是寂寞的兵马俑/被爱情遗忘了几千个春夏秋冬/别说我不解风情/沉睡了千年/我的七情六欲早已被冰冻...”

  通过这样的解读,我们对兵马俑会有不同的认识,对历史的挖掘、文物的保护、旅游资源的开发也会有更深入的理解。




  在旅游资源开发方面,尤其是在人文历史资源的开发利用上,陕西无疑走在了前面。包括对兵马俑的保护和开发,也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地方。

  比如,在临潼,在兵马俑博物馆附近,几乎随处可见仿制的、缩小比例的兵马俑,造型逼真,形态各异,让人爱不释手。

  我历来没有购买旅游纪念品的习惯,但那一次,在实地看过兵马俑一号坑之后,深受震撼的我买了一个半米多高的将军俑仿制品带离陕西。

  至今,我仍然保存着那个半米多高的将军俑。

  天高云淡2013年7月13日15:16于沈水之阳
渝夫 发表于 5 天前
陕西印记之08:豪情壮志登华山


 说起来惭愧,做梦都想走遍三山五岳,眼看年近不惑,却只去过西岳华山。

  可能也正是孤陋寡闻的缘故,以险着称的华山便深深地镌刻在脑海。

  2004年夏天的那次华山之行,虽然过去将近十年,却一直难以忘怀。

  想来是向往已久吧,那天我们从西安包车直奔华山时,习惯于上车就呼呼大睡的我竟然睡意全无,生怕错过了窗外的美景。

  当拔华山终于进入视野时,我们都惊呆了。




  那是一块硕大无比的巨石,拔地而起,挺拔陡峭,棱角分明,十分突兀地矗立于天地之间,很有神话或动漫作品的神秘意境。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从真正的山脚开始爬山,而是将车直接开到索道跟前,坐缆车直奔北峰。

  这条索道全长1550米,上下落差近800米,即便是坐在完全封闭的缆车里,仍觉得心惊肉跳,十分刺激。




  尤其是当缆车行至一半时,在山风的作用下,缆车左右摇摆,引来游客阵阵惊呼。

  我是个胆大之人,趁机搞起了恶作剧,双脚来回用劲,故意在缆车里制造紧张空气,吓得同行的一位大哥面色苍白,双手紧紧抓住扶手,双目紧闭,连连求我不要摇晃,乐得我哈哈大笑。

  等缆车到了北峰,不少游客都是一副惊恐的样子,纷纷表示下山时坚决不再乘坐缆车。

  这些游客不知道,与接下来的行程相比,坐缆车实在算不上惊险。




  自古华山一条路。那路之险峻,真可谓步步惊心。

  对外地游客来说,最惊险的行程,当然是着名的“华山三险”了:苍龙岭、鹞子翻身、长空栈道。

  在我看来,号称“华山第一险”的苍龙岭最没有挑战性。

  那是一段有惊无险的石阶,两边还有护栏,只要没有严重的恐高症,绝大多数游客都可以顺利通过。




  还真有胆小的,手脚并用地爬过了苍龙岭,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爬山”。

  位于东峰的鹞子翻身被称为“华山第二险”。不少游客在这里望而却步,我和两位同伴却顺利完成一个回来的攀越。

  个人体会,只要臂力够用,加上胆子大一些,征服鹞子翻身根本没有问题。

  等到了号称“华山第三险”的长空栈道,我多少有了点恐惧的感觉。

  据说,在一百人中,只有一人敢挑战长空栈道。




  我不知道这个说法是否靠谱,但我的几位同伴都打了退堂鼓,同时抵达此处的其他游客都选择了观望或放弃,当时只有我独身一人向长空栈道发起挑战。

  尽管有铁链、石阶、木板等作为依靠,望着真正意义上的悬崖峭壁及脚下的万丈深渊,心里还真有些害怕。

  好在我最终克服了内心的恐惧,不仅顺利地完成了挑战,还在悬空的状态下留下一张珍贵的照片,让同伴们惊羡不已。

  下山的时候,一心想体验华山之险的我决定全程步行,还有两位同伴因不堪忍受缆车的惊吓而选择与我同行。




  说是步行,我们其实是一路小跑。除了个别地方需要手脚并用外,其它路段,我们都大呼小叫地蹦跳着往下奔跑。

  下山的过程中,不时看到胆小的游客。面对寸步难行的华山小路,他们有的在犹豫,有的在哭泣,但更多的却选择勇敢前行。

  我得承认,全程奔跑下山的感觉很爽,既可以体验山路之险峻,还可以看到很多在缆车里看不到的风景。




  但也要付出代价,并且相当严重。

  次日起床,发现双脚疼痛难忍,从小腿到膝盖再到大腿,都像灌铅一般沉重,一点也不听使唤,连上床、起床、下楼梯都非常困难。

  直到一周之后,双脚才恢复正常功能。

  天高云淡2013年6月16日06:42于沈水之阳
高山 发表于 5 天前
我现在就住在西安,来七年半了。这么说吧,经济发展方面,陕西的人均GDP大约能接近我的老家威海人均GDP的一半。软件(思想观念等)比我老家要落后50年以上。当然,现代化消费(比如电脑、手机等),则都差不多,我们有的,他们也会有。

点评

内陆地区比沿海地区差是一个时代经济发展的象征----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这个差距会慢慢缩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4 天前
渝夫 发表于 4 天前
高山 发表于 2020-2-14 22:28
我现在就住在西安,来七年半了。这么说吧,经济发展方面,陕西的人均GDP大约能接近我的老家威海人均GDP的一 ...

内陆地区比沿海地区差是一个时代经济发展的象征----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这个差距会慢慢缩小!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