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 近日,营山法院对一起假冒少将招摇撞骗案进行公开宣判!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05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3-23 09:02:45 手机发贴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兵心网 于 2020-3-23 09:14 编辑

四川兵心网消息:身着笔挺光鲜的“军服”,手持金光灿灿的“将军杯”,怀揣以假乱真的“军官证”,他把自己包装成“少将”,自称掌握了很多资产和资金,大肆贩卖“将军表”和“将军杯”,随意给他人颁发“军官证”,在家乡修路摆谱制造声势,并对政府干部指手画脚……然而,当层层伪装被撕开后,他却是一个仅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无业游民。
近日,营山县人民法院对聂枫招摇撞骗和买卖伪造武装部队证件一案进行了公开宣判。

游手好闲瞎流浪 摇身一变当“少将”

聂枫1966年出生于内江市资中县,小学毕业后就到处瞎混。18岁那年,他看见村里几个青年报名参军,也想到部队去,便托人办了一张高中毕业证。在部队,他因文化底子薄,一干3年他连个班长也没当上。为了过过“军官瘾”,聂枫离开部队后,购买了一套军装,回到老家在乡亲们面前吹嘘说,他在部队提了干,着实过足了一把瘾。
2008年秋的一天,聂枫在成都到武汉的火车上,穿着“军官服”,头发梳得油光发亮,向对坐的一个男子侃侃而谈,自称是部队的正团级干部……而那人面无表情地聆听了一阵,直截了当地戳穿了他,说他的军服是假的,肩章与资历牌不符,没有编号。聂枫情知遇到了内行,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并反问对方是何方高人。那人没有吭声,向聂枫扔了一张名片。该男子叫袁岭,湖北省荆州市人。二人一拍即合,很快打得火热。

签到天数: 105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09:03:16 手机发贴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心网 于 2020-3-23 09:11 编辑

2014年12月,聂枫到荆州拜访袁岭。纸醉金迷间,袁岭对聂枫说,“那年你穿了一套军服,如果配上军官证,就完美了。”聂枫会意,便求袁岭帮他办军官证。于是,袁岭找人为聂枫伪造了一本军官证,职务是“总政治部副部长”。为了把戏演得逼真,聂枫特意在成都一家店购买了“将军表”和“将军杯”等道具,把自己全方位包装起来。这期间,他在北京认识了所谓的“中国国情调查委员会办公厅主任”戴表,他明知戴表的单位和职务都是山寨版,但为了忽悠他人,他仍与戴表保持着密切联系。

沐猴而冠过“官瘾” 颁发证件卖产品

2015年春节,一男一女到资中县聂枫家中拜访。男人叫邓松,是某联谊会的会长,女子是该联谊会的副会长周华。他们在川、渝、陕一带发展会员,大肆行骗。早在2003年,周华就与聂枫相识,近年来她在邓松面前吹嘘聂枫的神通广大,邓松数次前往资中终于见到了聂枫。
见面当天,聂枫穿着“少将”军服,手腕上戴着金表,茶几上还放着一只金色保温杯,这让邓松感觉此人来头不小。邓松万分崇敬地说:“我现在事业做得大,手下的人难免干些出格的事,想请首长帮忙找个‘保护伞’。” 聂枫说:“这事好办,先给你们把军官证办起。” 邓松深信不疑,连声道谢,让聂枫操作花多少钱他都如数奉上。聂枫说,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应该配备将军表和将军杯等道具。邓松觉得主意不错,当即请聂枫采购一批,他用于奖励联谊会中的骨干。
2015年3月,经聂枫引见,邓松在北京认识了戴表,聂枫又让戴表给邓松等人办理“国情调查委员”证件和“特别保护通行证”。2015年下半年,聂枫又找到袁岭, 帮邓松手下的6人每人办了“军官证”。
2016年端午节前后,聂枫帮助邓松采购了35只“将军表”和35只“将军杯”,声称他是通过内部特殊关系搞到的指标,按每块表5800元、每只杯4000元的价格,一共向邓松收取了34万多元。其实,这批表和茶杯都是他在成都某商店购买的,总共只花费了2.5万元。

签到天数: 105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09:04:24 手机发贴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心网 于 2020-3-23 09:14 编辑

收人钱财未“消灾” 罪行败露悔不该

在资阳城里,聂枫不敢随时身着军装,以免露出马脚,他便给自己另外设计了身份,向街坊邻居自称是“高官的后代”,手中掌握了很多黄金、资产和资金。
为了制造声势,扩大影响,2016年9月,聂枫特地耗资10万元,在老家资中县发轮镇三星村修建了一条公路。他穿着崭新的“军官服”,坐着豪华的轿车,雇请了一名司机为他开车,神气活现地在修路现场“视察”。本来修路建桥是值得尊敬的善举,但他却另有目的,致使这项工程演变成了一场闹剧。因为修路占用了农户的责任地,未能解决好分歧引发纠纷, 聂枫竟来到镇政府办公室,摆出“首长”的派头,颐指气使地勒令政府处理协调。 他对协调结果不满意,还给镇长发去短信,指责对方。
2016年国庆节前,邓松联谊会的两名成员因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抓捕,邓松在第一时间想到聂枫,便打电话请他帮忙“捞人”。聂枫说,如要办案单位销案,需要花费10万元。邓松便安排自己的司机专程赴资阳,向聂枫如数奉送10万元办理此事。2017年2月,联谊会副会长周华等人被营山县公安局抓获,邓松又找到聂枫帮忙,聂枫说他在营山有熟人,叫对方准备2万元。邓松又让司机给聂枫汇款2万元。但收取12万元后,聂枫并没有到公安机关“活动”,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胆量。
随着邓松诈骗集团的覆灭,“黑吃黑” 的聂枫也浮出了水面。2018年2月15日,他在资阳家中被营山县公安局抓获。2018年4月6日,被牵出的犯罪嫌疑人袁岭被襄阳铁路公安处荆州车站派出所抓获,移交给营山警方处理。
营山县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认为被告人聂枫的行为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和买卖武装部队证件罪,被告人袁岭的行为构成买卖武装部队证件罪。二人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在庭审中自愿认罪,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日前,该院数罪并罚判处聂枫有期徒刑2年6个月,袁岭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其余罪犯另案处理。(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四川兵心网   来源:南充晚报记者 何显飞)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