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武汉律师再谈自主择业退役金的公平问题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31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5-2 07: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img.jpg

笔者:06-07自主人:倪军律师13770638968。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哲学系,任教于(南京)海军电子工程学院、(武汉)海军工程大学,转业(自主择业)做律师久矣。罗列部队时一点小成绩,这种尊荣感延续至今:政治理论教学比赛海军一等奖、武汉协作区跨兵种院校一等奖、海军工程大学一等奖、海军优秀论文奖、三等功、优秀教员。虽为律师,骨子里感觉,自己还是军人

昨日文字,探析的焦点问题是:对中央3号文的“相应调整”之规定是否存在理解歧义问题?到底3号文指的就是“定性与定量等额相对应调整”,还是仅仅指的就是“定性对应”,“定量是有幅度的弹性对应”?我的观点很明确:对3号文的“相应调整”,本来就没有任何歧义,也不允许有人随性主观制造歧义。
或有人会说:那退休军官在部队工作一辈子,自主军官则不然,不采取“等额”对应而有所弹性,不是更加公平吗?
且慢!
这实际上跟我昨天讨论的不是一个题目了。
这涉及两个层面的新的焦点问题:
焦点1:就算对3号文“相应调整”(下称3号文该规定)的理解没有歧义,就是“定性定量等额相对应调整”的意思,那么,今后能否对该规定作出实质调整?
焦点2:如果能实质调整,那么又当如何调整、如何修改?
今天就来说道说道。各位看客多指正。

一、首先,在逻辑前提上,必须明确地、彻底地、坦荡地、毫无保留地承认:对3号文该规定是没有任何理解歧义的!不必云山雾罩绕来绕去,搞得好像是3号文该规定本来就是有歧义,搞得好像有关人员没有背离3号文似的——没有歧义,那就是没有歧义!您现在想修改,那就是想修改——承认没有歧义,您就是想修改,那倒也落得个光明磊落。否则,明知没有歧义,却硬着头皮横加解释,如此“积极努力”地穿着“合法的马夹”干着本质上侵犯广大自主择业军官的合法权益的事情,反而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情感效果,差到极点;反而,极大伤害了广大自主择业军官的情感。穿着合法的马夹,干着不合法的事情,您也知道,自主择业军官也知道,如果您也知道“广大自主人也知道您知道”,您还这么干,这就极为不妥了。知错改之,善莫大焉
——关于焦点1——

签到天数: 131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07: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退休军官在部队工作一辈子,自主军官则不然,不采取“等额”对应的方式调整,是否有道理?我也可以明确地、彻底地、坦荡地、毫无保留地承认:有道理。3号文的规定若确实不够全面,亦不是不可以实质调整
退休军官,一辈子戎马生涯;自主军官,中途转战自主之战场,还会有新的事业生长点、增长点。所以,相应调整时,两者作出适当区分,难道没有道理吗?
当然有道理!而且,符合公平原则!
我认为,我们自主军官,不能一味单向立足自己立场,片面放大自己的道理,也应该要全面辩证思考。
虽然,我们离开了军队,但是,我们起码的政治觉悟是有的,起码的政策高度也是不会丢的。
这就叫:军人本色。
由此——如果认为3号文该规定确实存在问题,没有将自主军官与退休军官相区分,我认为,不是不可以调整!
我常说,法条是静止的,生活是流动的。这个矛盾永远存在。按照法学家萨维尼的说法更夸张,一部法律刚出台,就已经落后时代了。所以,法条的静止性与生活的流动性的碰撞中,不合时宜的法条,自然要因之调整。3号文,也不例外。
——关于焦点2——
三、在认定了3号文该规定毫无歧义的前提下,要修改3号文,当下相关部门的做法,也是绝对不行的
3号文系中央文件。既然对该规定理解毫无歧义,那么相关部门的权限就是严格遵循之、严守之!以“单方强势解读该规定”之名,行“强行修改3号文该规定”之实,就严重超越了自己的权限,非法,应予纠正。
此种做法,给自主军官的感觉就是:刀俎乎?鱼肉乎?
四、即使将来依照法定程序修改3号文,甚至出台上位层面的《退役军人保障法》,在是否修改3号文该规定、如何实质修改该规定的问题上,建议还是慎之又慎,宜全面综合考量
(一)似应立足更宏大的全局,研磨是否要实质修改3号文该规定。
任何公平,都是相对的,都存在大道理管小道理的问题。所以,是否公平,当放眼于更宏大的全局,不能仅仅立足退休军官和自主军官的比对。
选择自主,就是选择放弃计划安置,也是对转业工作的支持。如果作出不利的实质调整,今后军官转业,更多就会偏于计划安置,地方压力也会很大。
这就需要全局统筹定位了。
(二)即使要实质修改,也必须采取“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原则,区别对待。理由不展开,简述要点:
1、政策的稳定性、延续性决定了必须如此。
2、法不溯及既往的基本原则,决定了必须如此。
3、诚信原则决定了必须如此。
4、契约精神决定了必须如此。
5、重新立法,本身也有一个“合法性、合理性、人性化”的问题,也有一个社会效果情感效果的问题。背离之,那就是恶法。
不将“老人”与“新人”区别对待,社会效果极差。这就再次给自主人一种“鱼肉与刀俎”的感觉——当初说得好好的,现在您单方强势说修改就修改——显然,负面社会效果极大。
如此,广大自主军官,就会感觉缺乏基本的尊重,没有军人的尊荣感!就会质疑:我们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就会质疑:我们离开军队自主择业了,在各个领域缺乏话语权了,结果就成了这种“鱼肉刀俎”的状态?
此点,又会负面辐射到现役军官——我们的今天,就是您的明天。
而反过来,面对今后选择自主择业的“新人”——丑话说在前面——明确告诉您了,以后就是涨幅没有退休军官那么高,你自己掂量着办。

有理由相信,我们广大自主人,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军营,依然永葆军人本色!国家、民族若有难,依然会抱有舍小家为大家的情怀!此次疫情,广大自主军人就自发捐钱捐物,尽一份绵薄。相应的政策、法律的制定、落实,只要是依法推进,我们都能够理解,也应该理解!
    鱼肉乎?刀俎乎?不。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都是彼此尊重的。实践中出现问题也很正常,依法沟通良好交流,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