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网|军人|军情|交友|爱情|军转|求职|招聘|士兵|公文|战友|军官|兵心

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崛起:秦人如何从部落走向帝国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2-27 12: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秦朝兵马俑

  1.玄鸟的传说

  在中国的众多历史王朝当中,秦显得非常特殊。这不仅仅由于它是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有所谓“百代都行秦制”一说也因为它有过漫长而曲折的奋斗历程。

  起初,秦只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还算不上严格意义的政权,首领也没有头衔;后来,秦繁衍成一个族群,开始称嬴秦,首领仍然没有头衔;经过一番奋斗,秦荣升为周朝的藩属,继续称嬴秦,首领从此有了头衔,称大夫;再后来,秦上升为诸侯国,开始称秦国,首领的头衔也变成秦公或者秦侯;到了战国后期,秦进入强国行列,首领的头衔改叫秦王;最后,秦统一了中国,被称为秦朝,首领称皇帝。

  从部落到帝国,秦爬行了千年之久,每到一个阶段都有一个新的名称。要讲述这整个过程,在名称上就不能以偏概全,所以统称其为“秦人”最好——不管是秦部落、秦诸侯国还是秦帝国,总归是秦人的事业。

  刨根问底是人类的天性。面对个性鲜明、很猛很暴力的秦王朝,人们不禁要问:它从哪里来?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排除一个理解上的误区。

  在人们印象中,朝代是唯一的,从来都是一个朝代紧随另一个朝代,后朝只能建立在前朝的废墟之上,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唐宋元明清的朝代更迭如此,到了近现代也是如此。

  然而,大一统观念是秦之后的事情了,在此之前,改朝换代的游戏有着不同的规则,即轮流坐庄制。在同一时间内,华夏的大家庭里有许多相对独立的部落或诸侯国共同生活着,实力最强的被称为共主,大家都服从其领导。如果这个共主堕落了,别的成员便会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共主。但新的共主必须遵守一些成文的或者不成文的约定。比如,在打败原有共主后,新共主只能将其降为一般成员,不能赶尽杀绝,否则就会招来大家的围攻。

  先秦时期的天下好比武侠小说中的江湖,武林门派有很多,包括峨眉、武当、少林、丐帮等,但盟主只有一个。各门派为了争夺盟主之位大开杀戒,直至决出新的盟主才会停手。所谓的统一江湖便是夺取盟主之位,但别的门派依然存在。

  统一江湖和统一天下在本质上是不同的。统一天下是根本容不得其他势力存在,而江湖再怎么统一,大家也是各立山头。

  夏、商、周三朝便是夏部落、商部落、周部落各为盟主的江湖天下。秦朝正巧是争夺天下游戏的分界线,在它之前,天下是江湖;在它之后,天下就是天下。

  在夏、商、周的江湖天下时期,秦一直以一个普通成员的身份存在着。随着共主一茬一茬地更换,秦的运势也起起伏伏。作为华夏大家庭的元老级成员,秦的历史同夏、商、周等王朝一样久远。

  关于秦人的历史源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遥远的古代,地肥水美的东方大地上生活着一个叫女 的姑娘。有一天,女 像往常一样在屋外纺织。忙了很长时间后,她觉得疲劳,便停下来活动酸痛的肩膀。抬起头时正好看见一只黑鸟从空中飞过,飞着飞着居然有一枚鸟蛋掉了下来。令人惊奇的是鸟蛋并没有摔碎,女 毫不客气地捡起来吃到肚里。谁知吞下鸟蛋之后,她的肚子却一天天地大起来,后来竟然顺利产下一个男婴。女 给他取名为大业,大业就是秦人的祖先。

  这个美丽的传说出自司马迁的《史记》。秦人在提及他们的祖先时,总会用庄严而骄傲的语气讲述起祖先与鸟蛋的不解之缘。但无论史书上如何记载,秦人如何信之不疑,吃鸟蛋终究生不出孩子来,可秦人就是愿意相信自己与鸟蛋有某种亲密的关系,他们自称是玄鸟的后代,就像中华民族自称是“龙的传人”一样。

  从秦人起源的传说我们可以断定:其一,秦人以玄鸟为图腾。玄鸟即黑色的鸟,具体来说就是燕子。

  其二,秦人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由此推断,在大业之前,秦仍是母系氏族社会。

  其三,秦人的祖先或许曾在东方居住过,因为以鸟为图腾的部落多出在东方。

  图腾的力量是巨大的。在龙的传人的国度,龙的形象被奉为至尊,为最高统治者所专有,其他人不得染指。黑鸟的后人同样对黑色与鸟喜爱有加。

  秦人的真实父亲虽然迷失在历史之中,但母亲则大有来头。

  很久很久以前,英明神武的黄帝降临大地,先是收服了炎帝,后又击败蚩尤,进而统一华夏,被尊为天子。黄帝死后,其孙高阳立,高阳便是颛顼。

  颛顼同样是位了不起的头领,他的主要功绩有创置九州;建立政治机构;定婚姻,制嫁娶,使男女有别、长幼有序;禁民间巫教;改革历法,区别四季,划分二十四节气等。

  黄帝和颛顼都是三皇五帝荣誉殿堂中的人物。三皇五帝的全班人马有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即“三皇”;黄帝、颛顼、帝喾、尧帝、舜帝,即“五帝”。

  秦人的母系祖先女 便是颛顼的后代。提起母系祖先,秦人总是充满了感激和自豪,赞颂“高阳有灵,四方以鼎”。即因为先祖高阳在天有灵,秦国才得以四方安平。
2.jpg
 2.以“嬴”为姓

  在先秦时代,华夏大地上生活着许许多多的部落,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的传说。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的部落成为历史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他们的传说因而流传下来;有的部落中途消失,他们的传说也就失传了。

  秦人来源的传说包含了当时的许多流行元素,其中最重要的两条是“感生”和“圣人无父”。

  “感生”一词,学过物理的朋友大概不会陌生。变化的磁场能感生电场,变化的电场也能感生磁场。在原始部落的起源传说中,“感生”的意思与物理学中的解释类似。多情的上天通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中间人,与人间的女子完成了造人过程,其间还显示出各种壮观的景象。

  “圣人无父”是感生的必然结果。生育后代本来需要一男一女的通力合作,可是有的后代后来发达了,成了圣人,便要给自己添光加彩,于是就努力将自己的出身和上天扯上关系。考虑到母亲十月怀胎的事实不容置疑,便将真实的父亲一笔勾销。

  古人崇拜的对象多是自然界的神奇事物。在他们看来,鸟类无疑是非常神奇的,它们可以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而人类却只能被束缚在地面上。

  黑燕是秦人的图腾,也是秦人的姓。姓与图腾崇拜和血缘有关,一个部落的人会共有一个姓,以区别于其他部落。而“氏”是从“姓”中分化出来的,标志着一群有共同追求和共同感情的人开始自立门户。在文字体系还不成熟的年代,嬴即燕的异字,且又同音,故嬴姓便是燕姓。后来统一中国的秦氏则是嬴姓的一个分支。

  在尧、舜、禹时期,秦人生活在华夏区域的东方。虽然有了姓,但长期以来秦人只是无名小卒。通过一个人的努力,“嬴”姓才获得官方(以尧、舜、禹为领导核心的华夏正宗)的认可。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业的儿子大费。大费还有一个知名度较高的名字,即伯益。他是大业与少典氏一个名叫女华的女子所生的后代。

  故事需要从头讲起。

  在尧主事的时候,黄河泛滥,民不聊生,治水成了头等大事。一开始,尧任用禹的父亲鲧治水。鲧采用封堵法治了九年也没有成效,尧对此很生气,将鲧处死。

  到了舜时代,舜力排众议,任命鲧的儿子禹为治水总指挥。禹顶着巨大的压力踏上治水的征程。他吸取父亲用生命换来的教训,采用引导法治水。经过十三年的努力,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禹终于将洪水制伏,使华夏大地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禹的成功与他的聪明和勤奋有很大关系,但也离不开属下的鼎力支持。禹有两个重量级的手下,即后稷和伯益。这二人堪称禹的左膀右臂,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禹也难成大业。

  伯益之所以能被禹看中并招致麾下,正是由于他的才干和知识。最初的秦人是大自然的朋友,对山川沼泽和鱼虫鸟兽有着特殊的洞察力。作为秦人的领袖,伯益对东部地区的山川形貌了然于心,这些知识对禹来说是无价之宝。禹有的只是一套理论,而理论的真正生效离不开伯益提供的一手资料。

  禹因治水成功建立了不世功勋。舜要重赏禹,禹很谦虚地说道:“治水非一人之力,伯益出力也不少。”于是舜也重赏伯益。

  伯益收获不小,他得到的赏赐主要由四大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封地。费地(今山东费县)成了伯益的封地。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伯益也叫“大费”。

  第二部分,赐旗。舜赐给伯益旗上的飘带是黑色的,象征伯益的等级为禹之副。这意味着秦人有了自己的专有标志。千年之后,由黑色飘带演化而来的黑色大旗将席卷天下,成为恐怖和力量的象征。

  第三部分,招亲。为了笼络人才,舜进行了大量的感情投资,将唯一的女儿玉嫁与伯益为妻。

  第四部分,赐姓。“嬴”正式成为伯益一族的姓。从此,伯益再也不是蜗居东方的无名小卒,而成了一位知名度很高的大部落首领。

  最后,舜还由衷地说了一句祝福的话:“你的子孙将来会繁荣昌盛。”借舜吉言,嬴姓子孙后来果然大放光彩,不少分支建国裂土,成一方诸侯。其中最威猛的还属秦氏后裔,当然那是后话。

  与伯益相比,禹收获更大。治水成功不久,他就依照当时的禅让制度接了舜的班,成为天下之主。作为当年的战友,伯益也得到了能够发挥专长的官职。当时称“虞官”,负责山川原野和湖泽的管理,相当于现在的国土资源部部长。

  在虞官位上,伯益爱岗敬业,发挥专业优势作出了许多贡献。人们在伯益的教导下学会了开荒种地和建造房屋,生活质量显著提高。

  后来,禹也老死在工作岗位上。临死之前,禹想将位置禅让给当年的战友伯益同志。可是禹的儿子夏启不满意,他早就对父亲的位置垂涎三尺。可是流传许久的禅让习俗又搁在那里,阳取不通,只能阴谋夺权。

  夏启不但有贼心,而且还有贼胆,给他贼胆的是他的势力。禹准备将位置禅让给伯益,却允许夏启长期任高层领导。这种权力配置使国家注定无法长期稳定。

  禹忽略的这个问题在他死后马上结出恶果。夏启招揽势力阴谋夺权,想不到事情败落,被拘禁。可是夏启出人意料地成功越狱,他的爪牙士气大振,向伯益发起围攻。伯益不敌,仓皇逃跑。夏启趁势夺取天下。

  伯益到底没有逃脱,被夏启抓住。本着杀敌务尽的原则,夏启很尽责地将伯益杀死。

  失去了伟大领袖的秦人,运势从高山直跌低谷。伯益留下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大廉,是鸟俗氏的首领;小儿子叫若木,是费氏的首领。

  有夏一代,秦人无声无息地存在,除了繁衍子孙之外,别无他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的增加,嬴姓的后代分化出许多分支来,居住地点也更加分散,有的在中原,有的跑到了边疆。

  秦人要等到另一个时代的来临才能重现辉煌,现在要做的是慢慢熬。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段时间并不太长,只有不到五百年。

 3.商朝显宦

  在夏朝统治时期,作为被统治者的秦人一直被踩在脚下,日子过得很辛苦。这种情况在近五百年的时间内没有发生变化。但五百年没变化,不等于以后不变化。变与不变全在于一个机会。

  一般来说,从奴隶到将军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在稳定时期追随现有的主子,另一条是在洗牌时期追随新的主子。留给秦人的只有第二条路。

  夏朝末代君主桀开创了中国无道昏君之先河,为后世难以计数的昏君群体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桀是个建筑迷,同时又是唯美主义者和享乐主义者。他的宫殿高大宏伟,楼台华丽精美,房室晶莹剔透,连大门也洁白无瑕。放眼四望,周围是一片璀璨的白,在桀看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好。

  桀爱酒,并且善于酒中作乐。他喜欢将酒倾入池中,然后与众人开怀畅饮。有一次,他竟然组织了一个三千人的饮酒大会,与会者个个喝得肚皮滚圆。

  一个追求享受的君主自然不会放过女人。各地的美女都被桀收罗在后宫,全方位地为他的享乐生活服务。

  这些做派只能用“败家”一个词来形容。

  可是桀并不承认这一点,任何敢于向他说“不”的大臣都要被杀掉。长此以往,贤臣不是被杀就是学会了缄默,而老百姓在生死线上艰难地挣扎。上下臣民对桀只有痛恨。

  商部落的首领汤看到了机会,联络四方部落谴责夏桀的罪过,竖起讨逆的义旗。四方部落群起响应,鸟俗氏大廉的长子费昌也率领一支秦人前来助战,商汤势力大增。

  决战发生在鸣条(今山西夏县以西),商汤一举推翻了腐朽的夏桀。

  费昌在决战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漫长的夏朝,秦人非但没有丢掉他们原本的专业优势,更扩展了业务范围,学会驾驶战车。部落中涌现出一大批驾车高手,头领费昌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战斗中,商汤乘坐着费昌驾驶的战车,采用大迂回战略,绕一大圈从夏都的西面发起进攻。夏桀猝不及防,仓促之中从西门应战,结果在鸣条遭遇毁灭性打击。

  费昌的杰出表现受到了商汤的高度肯定。成功推翻夏桀之后,费昌顺利跻身于权贵行列。秦人长出一口气,从此吃香喝辣,日子过得好不滋润。

  夏桀失败后,率领极少数残部逃到南巢(今安徽巢湖)。长期花天酒地的生活淘空了他的身体,政治上的失败又摧毁了他的精神,不久就病死在当地,为其爱美、享乐的一生画上了不圆满的句号。

  商汤以胜利者的姿态在西亳(今河南偃师西)举行隆重的就职典礼,获得出席人员的一致拥护。新的共主就此产生,历史进入了商朝阶段。

  整个商朝时期,秦人一直被商朝王族视作可靠的同盟力量,享受着第一等的待遇。秦人的专业技术在商朝屡屡出彩,一些首领也因而流传青史。

  相比较而言,大廉一支的后代发展得更好。因为他们不但善于驾驶,还精通占卜。

  远古时代,人们对自然界和自身缺乏了解,生活中有太多的未知,有问题没有专家可问,有困难没有警察可找,心情压抑了也没有心理专家可以咨询,唯一能帮上忙的是占卜师。占卜师被视作上天的传话人,有着神秘的力量,他们的社会地位崇高,全面干预人们的生产生活。

  大廉的后代有一对兄弟,即孟戏和中衍。这小哥俩勤学苦练,将祖传的占卜术发扬光大。开展业务的时候,两人一身鸟装,身形飘摇生姿,好不神奇,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他们和上天的特殊关系。

  商朝第十代领导人太戊闻讯后,专程找哥俩卜了一卦,十分满意。太戊一高兴,便提拔二人当自己的司机。没想到这哥俩驾驶技术好得要命,太戊更是满意,一人赐了一个女儿,这对秦人来说绝对是大利好消息。

  此后,秦人的生活步入坦途,出了不少达官显宦。好日子总是过得飞速,时光一不小心就到了商朝中后期。

  一向稳定的商朝边境暗潮涌动,一个强大的部落崛起于边界的西部,其祖先便是前文提到的和伯益一起帮禹治水的后稷。后稷的后人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长命的王朝——周朝。

  周人部落在古公和公季父子二人的经营下焕发出勃勃生机。他们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为人厚道,让大家觉得跟他们在一起心里踏实、有前途。于是,周围的部落竞相投奔过来。

  这对商朝统治者来说不是个好兆头。他们提高警惕,也采取了防范措施。秦人的头领之一、中衍的玄孙中潏受命率领一支秦人穿过商朝腹地,到达西部边境驻防,首要任务是监视周人。正是这次不经意的分流,一部分秦人在新的环境下经过一代代的磨砺,逐渐培养出一股强悍的狼性,并以此征服了自己的对手。

  这支秦人生活的环境非常复杂,邻居不但有周人部落,还有无数西戎部落。大家生活在一起,交流和冲突在所难免。秦人的血统虽然高贵,但数量毕竟不多,要想在当地长期扎根,本土化是不可避免的。他们适应形势需要,大量吸收周围的人口和文化,实力迅速增长,初次呈现出了秦文化特有的熔炉本色。

  如果将商末周初的秦人比作一棵大树,那么它的根在东方,枝叶来源于商朝西部边陲。树根和枝叶相互依存,构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生命体。

  来自东方的秦人在部落中地位较高,他们见识过先进的文化,具有强烈的文化意识。这也体现在他们的墓穴上。“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他们死后,大多以头朝东、脚朝西的方式安息在墓穴之下。据说只有这样,灵魂才能从天灵盖飞出,穿越千山万水,回到玄鸟所在的东方。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