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藏族战友在一起的趣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7 天前
  • 签到天数: 81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9-26 06: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80911072846.jpg
    吉隆沟远景。西藏摄影家协会提供


    编辑:西藏兵心网    作者: 李荣欣   来源: 中国西藏


    那年春天,一辆解放牌大卡车拉着我来到海拔 4000多米的日喀则吉隆县驻地。紧接着,一匹驽马又驮着我,踏着冰雪把我送到了海拔仅2000多米的吉隆沟。吉隆沟地处喜马拉雅山南麓,紧邻尼泊尔,这里林木葱郁,边民众多,我们被派到这里做群众工作。

    1973年底,和我同组的另外两名汉族同志回内地休假去了,当时本地藏族是不过春节的,周围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不能回家,不能吃母亲包的除夕饺子,加上交通闭塞、信息不畅,我心中充满了失落和孤寂。除夕下午,我早早地关上房门,拉上窗帘,在屋里枯坐。忽然,“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打开房门一看,原来是藏族干事才旺。这是位能说一口流利汉话、能写一手端正汉字、总是满脸笑容的藏族小伙子。他笑眯眯地站在门口,手里托着一条原色的毛线裤,对我说:“李干事,明天就是春节了,送你一条毛裤,穿上看合身不合身。”我把他让进屋里后,连忙试了试,不长不短,不胖不瘦,柔软温暖,十分合体。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7 天前
  • 签到天数: 81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06: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笑着说:“你这个鬼才旺,是不是偷偷量了我衣服的尺寸?”他咧着嘴笑笑说:“你说量就算量了。我告诉你,这是我老岳母,一点点挑的细羊毛捻的线,不扎人;我老婆又一针针精心织出来的,保证你十年穿不烂。”听他一说,不仅我的身体立刻暖和起来,心里也感到热乎乎的了。正当我和才旺说着话,藏族副组长洛桑和藏族干事尼玛也来了。洛桑这位有着长者风范、敦厚和气的老大哥说:“李干事,明天就春节了,现在啥也别干了,走,咱一块儿喝酒去”说着拉上我和才旺就走。

    我们到了村里一个藏族老阿妈家,尼玛干事用藏话同她进行了交谈,老阿妈笑着向我点了点头,把屋子中央火塘的火烧得旺旺的,接着又从里屋抱出一坛青稞酒,给我们每人面前斟了一碗。接着,老阿妈又为我们打了酥油茶,特别用了新鲜的黄酥油,还加了鲜鸡蛋。醇甜的青稞酒令人陶醉,浓香的酥油茶润人心田。我们喝啊,唱啊,说啊,笑啊,十分欢畅、十分尽兴。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老阿妈又专门用酥油给我煎了几个鸡蛋,糌粑就着炒鸡蛋,十分可口。室外天寒地冻,室内温暖如春,我的心就像沐浴在春风里一样,沉浸在老阿妈和藏族同事浓浓的情谊之中。

    藏族战友们都非常有人情味,平常和他们相处,他们总是想着法子给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汉族战友寻乐子、找开心。尼玛干事领着我看“狗熊搬磨舔糌粑”就是一件。

    我们居住的附近有一个吉堡村,坐落在原始森林的边缘,野生动物很多,像野猪、麂子、狐狸、狗熊等,经常到村子里来骚扰。有段时间,我们在吉堡村驻点。一天傍晚,吃罢晚饭,藏族干事尼玛,这个言语不多、曾攀登过珠穆朗玛峰的藏族小伙子拉住我,说:“走,今晚我领你去看个稀奇。”我们裹着皮大衣,来到离村子有一里多地的水磨房。

    几乎露天的水磨房,其实只是一个棚,是村民们轮流磨糌粑的地方。因为没有照明设备,忙活了一天的水磨,这会儿已停止运作,只闻哗哗水声,没有了石磨的隆隆声,显得有点静寂。尼玛指着水磨房说:“一会儿让你看狗熊咋在这儿搬磨舔糌粑。”我疑惑地问:“真的?”他说:“真的,不过得有耐心。”说罢,他领着我在不远处躲了起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7 天前
  • 签到天数: 81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06: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80911072846.jpg
    老吉隆镇的老房子。张鹰 摄。


    我说:“离这么近,狗熊发现了不把我们撕吃了?”尼玛笑笑说:“狗熊也是怕人的,一有动静,它们就跑了,没事的。”尼玛接着告诉我:“如果狗熊真的撵上来了,咱们就趴到地上,只要不惊动它,它围住你嗅嗅就走了,千万不要和它斗,要是激怒它,它会把人咬死的。”尼玛接着说:“你在森林里穿行,如果遭遇了狗熊扒肩,千万不要回头看,那样狗熊会用舌头把你的脸皮揭了的。这时,你一直往前走,等一会儿,狗熊就会跑掉的。你也见了,邦兴村有两个壮汉,一边脸没皮,露着红红的肉疙瘩,就是遭遇狗熊揭了脸皮。”看来尼玛在这方面的经验是蛮丰富的。我问他是从哪儿得来的这些经验,他说是这里的老百姓告诉他的。

    一个钟头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两个钟头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这时月亮已升得老高了,尽管是夏天,因为是在高原,显得有点清冷,我几乎招架不住了,不住地看手腕上的夜光表。尼玛说:“沉住气,快来了。”

    果然,大概在晚间11点钟的时候,对面有大小两个黑影,摇摇晃晃地朝水磨房走来。走近了,我们趁着月光看到是一大一小两头黑狗熊。它们不慌不忙的走进水磨房,先围着磨盘舔了舔,接着一阵咔咔嚓嚓的响动,原来是大狗熊咬断绳索,把上边的磨扇拱到一边,这时小狗熊爬上下边那扇磨扇,极贪婪地大口大口地舔食留存在磨扇上的糌粑。大狗熊转了一圈后,也趴在磨扇上舔食起来。大约半个钟头后,可能水磨房的糌粑被它们舔食尽了,就一前一后大摇大摆地踱出水磨房,朝森林里走去。这一幕,真令人大开眼界。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7 天前
  • 签到天数: 81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06: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这一大一小两只狗熊是熟路熟道地有备而来。果不其然,在归途上,尼玛告诉我,这俩狗熊,已经不只一次地来这里舔食糌粑了,去年初夏就来过,今年半月前开始,几乎是天天晚上都来,直到玉米打苞。玉米打苞后,它们就到地里啃玉米穗去了。这里的藏族群众是把野兽当作神灵的,他们对于野兽的骚扰,从不气恼,哪怕天天修理水磨房,哪怕地里种的玉米绝收。有的藏族群众每次磨了糌粑干脆留下一些,供狗熊食用……

    吉隆沟是个好地方,我在吉隆沟那段时光,同藏族战友相处融洽和睦,惬意尽兴。40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来,那些温暖的过往、有趣的片段以及藏族老战友们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